返回前男友中药了  比不过糊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没有了 目录 没有了

我是一个混蛋。

我有罪。

我居然为了钱去干我的前男友。

我们当初分手的时候没有闹得很难看,只是因为性格不合的和平分手,但我确实没想过会再见到他。

现在他躺在酒店大床上,听到我开门的声音,正慢慢支起身体,慢条斯理往后腰塞了两个枕头,酒店灯光昏黄,我不太看得清他的脸。

我估计他也看不清我的脸,因为他是被自己未婚妻下药拖到这里的。据他未婚妻说这药很烈,他现在可能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了。

房间里很安静,因为只有我们两个,所以我很清晰的听到了,他在喘。

他喘的很好听,我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几步,照着床的灯也照到了我脸上,这个距离我就能看清他的脸了,我估计他也能看见,他的脸现在很红,不正常的潮红,但表情却很冷。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他冷脸,他似乎总是笑着的。

他看见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,别过脸去掏自己的西装口袋,手很抖,掏了几次都没掏到口袋,一怒之下把整个口袋翻出来了。

我估计他是想掏烟,他以前就这样,觉得烦的时候就抽烟,无语的时候也抽烟。现在估计是觉得又烦又无语,关键是还没掏到烟,要不是被下药了我肯定他拳头就要挥到我脸上而不是软软锤床了。

我记得我是来干嘛的,所以我原地做了两个深呼吸,迈出沉重的步伐朝他走过去,离的近了他把头偏得更过去了,他的唇很软,下嘴唇比上嘴唇更肉点,但是现在死死抿着,我怕他在咬自己,打算先吻他。

所以我掰正他的脸,没有前摇直接亲了上去。

“干什……唔……”他人没反应过来,但是身体反应过来了,舌头很自然又急切的来舔我,敷衍的舔了下我的唇珠就开始找我的舌头,我们以前就经常接吻,他很喜欢吸我的舌头,会吸出很色情的那种水声,现在他就在舔我的舌根,大概是真的被药迷住脑子了,他亲的很深很用力,我感觉有点想吐。

他果然在咬自己,我尝到了一点酒味,更多的是血的味道,还有一股烟味。

他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,反客为主地吸着我的舌头好一会儿,被酒精操控的大脑才反应过来,一只手抵住我的胸,另一只手捏着我脖子,恋恋不舍地分开我们交缠在一起的舌头,砸吧两下嘴,皱着眉看我。

我估计他尝出来了。

酒壮怂人胆嘛,来之前我喝了一点。

我低眉顺眼,刚刚在亲他的时候手也在偷偷脱他西裤,不过没脱完。

“你嘴巴里怎么一股果粒橙的味道?”

当然是因为怕喝酒关键时刻掉链子硬不起来,我在楼下小卖部喝了两大瓶饮料。

但是我不敢说,还在偷偷给他脱裤子。

他又把我推开一点,眉头皱得更紧了,“怎么不说话。”他低声嘟囔了一句,也不阻止我脱他裤子。

我把他裤子脱到膝盖处就没往下继续了,我怕再脱下去看到他袜夹,袜夹下面就是丝袜,我又去脱他内裤,我的手有点抖,我们大学谈了三年,干过的最亲密的事情就是互撸,现在要我真枪上阵,我真的很紧张,一紧张就出错,我一个手抖,内裤边直接回弹回去,发出很清脆的声响。

“……”

他像是被气笑了。

我好像听见他从喉咙里发出的笑声。

“以前让你干的时候怎么不干,现在我都订婚了怎么就敢了。”

他的话让我想起他第一次邀请我上他。

大概是我们第三次约会的时候,在学校的月光湖上,我们坐在亭子里面,月光洒在我们脚边,我第一次亲他的嘴。那个时候我只知道亲他的嘴唇,就只是单纯的嘴巴对嘴巴,很蜻蜓点水地亲了下他,然后他就抱着我,在我耳边说话,带有湿度的声音喷洒在我脸颊,他问我:“要不要和我做?我感觉我有点湿了。”

然后现在我脖子上的手用力,我被压入他紧实的胸膛里,他把腿抬到我的肩膀上,自己给自己脱内裤,他先是把碍事的西裤登掉,才开始脱自己的内裤,小腿肚上的金属袜夹随着他的动作磨蹭着我的脸颊,我感觉我更硬了点。

他把内裤随手一扔,丢在了地上,用膝盖窝贴着我的肩膀,我能闻到他性器发出的气味,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我:“舔。”

我就立马低头,去舔他已经流水的小穴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没有了 目录 没有了